当前位置: > 新闻资讯 >

琅琊榜2风起长林分集剧情介绍(1-12集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3-17 18:39 浏览()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大梁朝局安稳,但边境战火不断,守护大梁北境的长林军屡获军功,威名赫赫。因梁帝心慈体弱而太子年幼,荀皇后插手朝政,她忌惮长林王府功高盖主,便与其胞兄内阁首辅荀白水密谋萧家父子,一次北境战争中,荀白水暗中切断了长林军的补给致使萧平章身负重伤,远在琅琊山中琅琊阁学习的二弟萧平旌遂下山查案。

  大梁边境甘州长林军营里,大梁长林王府世子萧平章看着到处是病残的士兵正心绪难平时,却听长林军副帅萧平章亲卫东青来报左右后方并无援助迹象,断粮已有数十日已再难抗敌故世子尽快撤离,萧平章则道长林军岂能畏战而逃?若自己真有不测还有二弟萧平旌。

  三个月前,萧平章满脸心事的来到琅琊阁,自报后被带到一室坐定后,侍者取出一布袋交与平章告诉他这是之前索问事情的答案,平章犹豫再三打开了布袋看到纸条上的答案。此时另一房间内,琅琊阁少阁主蔺九却不明白老阁主为何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萧平章?老阁主却感慨着萧平章执意现在知道定是即将到来的北境一战凶多吉少,便命人将其二弟萧平旌叫回与哥哥萧平章见面。

  在琅琊山琅琊阁学习的大梁长林王府次子萧平旌因调皮淘气被琅琊阁阁主蔺晨罚到寒潭底去找寒晶石,爱玩的萧平旌却在深不可测的寒潭底憋了很久都不见其浮出水面,正当随身小童以为他出事时却见萧平旌从潭中一跃而出,洋洋得意,返途中的萧平旌听到远处传来的折金令知道老阁主叫其回去。

  正暗自难过的萧平章听到二弟萧平旌高兴而来忙把纸条收了起来,二人见面格外亲切,平旌欲去给远道而来的大哥房间却被平章拦住道马上要走,只因北境有战事自己需尽快赶到甘州防守,临行前特意到此见他一面并规劝他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听此一说平旌担心的问大哥北境一战是否有把握?大哥不无担心的说虽然此战不易但自己与父亲已做过通盘打算,胜算还是有的,闻听此言平旌遂放心目送大哥离去。

  大梁帝都金陵城,大梁帝王正和众大臣商议此次大渝进犯情况,大梁长林王萧庭生奏报此次大渝边境囤粮恐有进犯之意应提早增派援军,众人面面相觑时大梁中书令宋浮却觉得大渝不足为虑应静观其变审时度势,正当二人激辩时梁帝决定王兄萧庭生的判断即刻将兵符交与萧庭生,让其带兵增援北境。金陵城外,萧庭生辞别众官员带领军队策马而去。宋浮询问内阁首辅荀白水为何在出兵之事上一言不发,荀白水却说梁帝偏宠长林王自己说与不说结果都是一样,宋浮则告诉荀白水此次战事的补给任务是自己负责,而自己也觉得梁帝如此偏宠长林王实属不妥。萧平旌梦到大哥萧平章出了意外被惊醒,忙跑到少阁主蔺九的房里打听北境战事消息,得知补给船意外沉船后预感大哥萧平章凶多吉少遂下山而来。

  北境战争异常,大渝举兵进犯前方战事吃紧,长林王萧庭生也正率领大军马不停蹄的赶来,眼见大渝军队即将攻下甘州萧平章亲自上阵奋勇杀敌,不料却被敌军密密麻麻的箭迎面射来,万箭齐发的射向了长林军同时也射中了萧平章,正当大家不知所措时身中数箭的萧平章浑身是血的站了起来,向长林军喊道大梁在后,我长林男儿不退!一时间长林军群起激昂杀敌。

  军医告诉萧庭生因箭离心脉太近自己没有把握能取出箭镞,萧庭生却在等济风堂的黎老堂主,片刻只见侍卫带着两个年轻轻轻的姑娘而来,并报告说此人是济风主林奚姑娘,黎老堂主捎话说自己随后赶到现在则由林奚姑娘自行处置。林奚看着萧平章的伤口后冷静吩咐着一同前来的莺姐做着处置的准备,自己则拿出随身携带的针和刀具自行治疗着。萧平旌赶来看到甘州城内到处都是死伤士兵,正忧心忡忡时却见萧平章亲卫东青前来忙下马问及大哥萧平章情况,东青一脸沉重的告诉他萧平章此时在府衙有老王爷陪着,着急赶来的平旌见大哥如此情景欲上前被父亲萧庭生拦住,林奚正欲拔箭去镞时被老王爷萧庭生及时,恐其年纪尚轻怕有意外,岂料林姑娘却说平章已失血过多恐怕不能再耽搁,萧庭生遂决定让林姑娘自行决断,一旁的平旌却阻拦道不能如此轻率,谈话间却见林姑娘已将箭镞取出,着急的平旌遂上前问大哥情况如何时却被林姑娘嫌其太吵赶了出去。

  萧平旌在门外不停的来回踱步焦急等待着。待林奚刚处置完萧庭生便急着上前问平章情况如何?林奚直言能否挺过去只看今晚并说自己在此。正要离开的萧庭生但见黎老堂主疾驰赶来,黎老堂主诊脉后却道平章和当年萧庭生义弟林深是同样的伤势,唯一不同的是今日救治平章的是比自己当年强百倍的得意林奚,胜算极大。

  夜晚,林奚守在平章身旁听其呻吟着一摸额头高兴的发现已退烧,开门后却见守在门外的平旌,见她出来便急着上前询问大哥情况,林奚推说不知道急欲离开,平旌忙上前其不知道定是因为不尽心之故,林奚却奚落他不懂装懂不过如此,平旌无言。

  次日,黎老堂主诊脉后告诉萧庭生平章平安遂感慨天佑大梁。平旌前来告诉父亲萧庭生自己得到消息大同府的补给船沉没遂觉大哥有故前来一探究竟,萧庭生却说他来了也无用时却见有人来报大渝已经撤退,但因主力未伤萧庭生则担忧北境从此忧患不断虽短时间内不会来犯。平旌照顾着大哥,林奚在熬药,黎老堂主上前询问她对二公子平旌印象如何?林奚却道和自己无关不予评判,黎老堂主听此话后欲言又止的离开。

  林奚和莺姐在医治军中生病的士兵,平旌前来为自己的失言道歉,见林奚不理忙上前打探黎老堂主是否向其讲过以前军中之事,林奚却冷冷说道他挡了阳光,平旌又将自己从山上带的药交与林奚让其看看是否能派上用场,林奚闻过之后却说并无大用,平旌自是不服便追着问林奚。

  平章醒来让亲卫东青将军报拿来,萧庭生进来看到平章在看军报遂告诉他此次伤势严重,他已躺了两天才醒来让其注意身体,平章却告诉父亲萧庭生此次大渝集中兵力主攻甘州疑点颇多,萧庭生也察觉此次大渝进犯像是事先知道大梁会断了补给船故有备而来,但见平章伤势严重劝其好好养伤不要担心此事。平章却感觉父亲有话要说,萧庭生思虑片刻后问其在去甘州之前到琅琊阁所为何事?平章却从枕头下将纸条取出顺势并坦言过去的就让其过去,萧庭生见平旌进来便大声说道自己更爱平章,一旁的平旌听后忙,平章见父亲欲二弟借故军中有事需父亲处置支走萧庭生。平旌则悄悄告诉大哥父亲已将此次情况包括对沉船的疑点如实向朝廷汇报并让其派人调查,平章听此放心躺下。

  萧庭生和黎老堂主在喝茶叙旧,萧庭生感激当年黎老堂主将大哥原、自己以及三弟林深从掖幽庭救出,此后三人从军却只有自己一人活了下来,而自己则在三弟林深临死之前承诺将平旌与三弟之女定了婚约,但因弟妹将女儿带走不辞而别以至婚约未成,故有感于三弟,黎老堂主则闪烁其词道既然找不到母女二人定是有人收留让其不必太过,萧庭生却说梁帝容许平旌再等一年为守约之事。黎老堂主问其大同府沉船一事,萧庭生断言其中定有人暗放冷箭并表示欲派平旌前去彻查此事,黎老堂主却让林奚前去暗中平旌。

  林奚在给平章检查,一旁的平旌见状忙问她大哥情况林奚冷言道还好,平旌见其态度冷淡遂解释自己之前只是因心急失言让其不要计较,却见林奚冷漠离开便向大哥抱怨道自己道歉多次却不被理睬。平旌告诉大哥自己想去大同府暗访此事请大哥帮忙向父亲说情,平章却让其答应两个条件:1、注意安全;2、不可鲁莽行事。夜晚,黎老堂主告诉林奚让她前去大同府安稳局面并全力配合长林府派去调查的人。萧平旌快马赶到一家客栈时却见林奚也在,很是好奇。

  荀白水告诉宋浮梁帝已派人前往大同府调查此事,长林府亦派人同查,宋浮有失分寸,宋浮却不解自己只是稍做了小小的手脚断不至此且河道为何被堵整整半月?荀白水却他如此大事怎会不知情,宋浮则信誓旦旦道这样做于自己有何益处?荀白水让其赶紧毁尸灭迹。

  金陵宫城内,濮阳缨为太子驱邪治病,荀皇后甚是满意。以此试探他的态度。濮阳缨说宋浮运数衰微,宋浮心中。莱阳府小侯爷萧元启出来游玩,救下了扶风堂的三个大夫和船老大。管家阿泰将此事,他却暗觉幕后水深,举报无门。

  萧平旌和林奚到达大同府,发现济风堂之前因官兵追拿,将店内砸得乱七八糟不得不关门修整。他夜探大同府衙,逃脱之时被秦师爷掌风所扫,以此推断出秦师爷是琅琊榜上排名第三的高手段桐舟,不禁怀疑他背后另有高人。

  大同张府尹手下的钱参领得知萧元启的车马未经就进了大同府,怀疑是他藏匿了证人。长林府父兄二人担心萧平旌,商量着派齐州善柳营的元叔暗地相助。济风堂发现了程大夫留下的暗记,萧平旌也认出济风堂暗记旁的印纹是莱阳侯家的纹章。

  段桐舟查出萧元启在城中租了相距甚远的五个院子,为求一击而中四处调集人手。贴身服侍林奚的云大娘托在府衙当差的小申抄到了院子的地址。段桐舟带人之时在其中一处遇到了萧元启本人。他借口小侯爷被劫,院落却一无所获。

  被毁,平旌下河底去探查那只没被捞起的船骸,拆下一块船板带回了新的,并且断定要揪出京城的幕后关键在于张府尹。段桐舟觉张府尹办事不力,暗中买通钱参领,让他留意宋浮与张府尹的往来文书是否已经。

  萧平旌去府衙打算敲打张府尹让其自首,在前厅久候不见张府尹出现。段桐舟毁了从钱参领手里拿到的张府尹和宋浮的文书,并暗中派人去将张府尹。萧元启带着自己的小队人马赶去酒坊拦住了段桐舟,称此地为自己置业,不许段桐舟入内,双方混战。

  萧平旌救了张府尹,并带着他和前来报信的林奚一起赶到酒坊,以府尹之名令官兵停手。段桐舟黑白,称府尹被劫持令官兵营救。双方僵持不下之时,元叔和参将纪琛带善柳营赶到掌控了局面。段桐舟逃走之际杀了钱参领。

  纪琛将张府尹安排在一处易守难攻的地界并用毡布,而张府尹自被抓起便一言不发。段桐舟深夜来袭,一击即中张府尹。萧平旌早已将张府尹转移,他一直怀疑段桐舟只杀参领不杀张府尹是留有后手,送队伍里有帮手,这人就是纪琛。

  萧平旌这才过来原来父亲早已知道缘由,却对自己隐瞒一起,不已去找林奚评理。蒙浅雪看着二生欢喜。众人回到金陵,萧平旌在家听父亲训导,萧元启也被母亲责怪不该涉险朝中之事,林奚回到了金陵扶风堂,才知道黎堂主已经离开金陵,并让她留下照看济风堂。

  梁帝将宋浮供认的同谋名单交与荀白水,让他主理详查,并吴都尉将初审情况告知长林王。濮阳缨替荀皇后办好了上次梁帝关心的为前线将士祈福一事,言称梁帝对长林府恩宠可比东宫,暗示皇后若荀白水的人与补给沉船之事相关,要尽早撇清。

  萧平旌得知段桐舟逃脱,一时气恼,抱怨庭尉府不利,萧庭生气他不知深浅胡乱揣测,又是一顿。梁帝得知宋浮吐露的名单中人俱与沉船一事有瓜葛,深愧自己居上不察,心内郁结眩晕,荀飞盏急召太医。

  原来段桐舟故意在荀白水家留下掌印引荀飞盏入局。荀飞盏赶到乾天观,发现了密道并,段桐舟躲进水井得以保命。萧庭生与长子得知荀飞盏乾天观略感诧异,但因为他一无所获,便觉得此事与濮阳缨并无关系。

  兄弟二人去天牢见宋浮,告知他判决已下。萧平旌叹宋浮曾受先帝嘉是一代,为何如今叛君。宋浮大怒,称自己一心,断绝补给只因痛恨萧庭生军制,拒不承认和纪琛同谋,也从未派段桐舟去齐州善后。

  萧平章进宫将粉盒之事禀报荀皇后,荀皇后辩解并非自己所为,为了安抚萧平章彻查粉盒的经手人。萧平章回府以后叫自己的手下东青从周管家手里接下了自己所住东院的事务。太子东宫已立,礼部祭奠仪式仍以萧庭生为尊,萧平章了礼部尚书,自己也气得胸肺之伤发作。

  宴席过后归家,萧庭生带二子祭拜无字碑--英灵无数,想祭之人皆可进香与此碑前。平旌过酒楼,看见阿泰在门口,便想进去找元启喝酒,却听见两个纨绔子弟讥讽蒙浅雪无子是因为长林府太过,他愤懑难忍出手伤人,被过的荀飞盏拦下。

  皇后查出当年制造粉盒的工匠已死,并且这个粉盒是他最后一个作品。平章平旌都觉事情蹊跷。原来是濮阳缨传递消息,告诉墨淄侯淑妃之死是遭人,引他来大梁,然后以更大的利益他,表示要相助他完成雄图壮志。

  她当年换粉盒被淑妃看见,淑妃劝她早日弥补,以免铸成大错,她表面,暗地里却给待产的淑妃下了东海朱胶,让她难产而死。濮阳缨以萧元启的性命和未来道一面一面她在死前写下莱阳王之死的来龙去脉。

  原来周管家是萧平旌之母的老仆人,因不忿萧平章占有世子之位,故而在发现蒙浅雪异样后并未禀报,希望萧平章一直无子。萧庭生将周管家寒州幽禁,萧平旌不解去问兄长,萧平章坦言自己乃是萧庭生养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