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资讯 >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蒙浅雪看上林奚 林奚萧平旌指腹为婚附分集剧情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2-02 15:49 浏览()

  莱阳太夫人向濮阳缨询问粉盒一事,生怕败露。林奚在济风堂苦练针法。一夜风雪,兄嫂忧心萧平旌,二人聊起东海北燕将有使团来大梁,蒙浅雪早已替平旌看上了林奚,担心北燕郡主会指婚给平旌。萧平章却似乎已经猜到林奚便是平旌从小指腹为婚的对象。奉天殿内,皇族室共聚过年,萧庭生父子与梁帝父子相处甚是融洽,荀皇后一直冷眼旁观。

  宴席过后归家,萧庭生带二子祭拜无字碑英灵无数,想祭之人皆可进香与此碑前。平旌过酒楼,看见阿泰在门口,便想进去找元启喝酒,却听见两个纨绔子弟讥讽蒙浅雪无子是因为长林府太过,他愤懑难忍出手伤人,被过的荀飞盏拦下。得知了平旌出手的理由后,荀飞盏将二人捆上带回了禁军府。

  林奚已准备妥当,可以为蒙浅雪治病。萧平章方将无子实情告知蒙浅雪,浅雪伤心大哭。梁帝告知荀皇后东海使团进金陵,要祭拜以前送来大梁和亲的淑妃,荀皇后似有不安。她责怪荀白水不将东海使团要求祭拜淑妃一事告诉自己,荀白水劝她不必担忧,这只是做给人看的场面事。

  大梁近些年来朝局安稳,长林王府一直镇守边疆,边境也十分安定。长林王府的二公子萧平旌一直在琅琊阁学艺,琅琊阁汇集天下消息,只要出钱,就能买到消息。这天,长林王府的大世子萧平章来到琅琊阁,拿自己之前在琅琊阁买的一个消息,顺便看望自己的弟弟。

  琅琊阁主蔺晨的蔺九将消息送去给萧平章后,就会去禀报了蔺晨,蔺晨感慨,萧平章终于还是问起了几十年前的那桩旧事。

  萧平旌本是在潭水中游玩,知道哥哥来了,立马跑去找萧平章,但是萧平章免不了唠叨一番关于让萧平旌下山担起长林王府的重担一类的话,这些话萧平旌早就听腻了,就有些不耐烦。

  萧平章离开琅琊阁后,直奔北境而去。而此时的大梁朝堂,长林王萧庭生根据战报推断出北境的大渝可能会发动战事,所以从梁帝那里求了兵符,带兵去了北境。而大梁内阁首辅荀白水一直忌惮长林王府的,所以在暗地里做了一些手脚,致使北境前线的补给船只落水。

  消息传到琅琊阁,萧平旌得知前线粮草被断,知道萧平章定是有,所以策马下山。蔺晨与蔺九在琅琊阁高处看着飞奔而去的萧平旌,并未阻拦,凡事之中自有定数。

  而此时北境战场上,战事已经十分危急,萧平章的手下东青劝萧平章尽快撤离,但是萧平章不愿。眼看大渝就要破城,萧平章率领长林军拼死抵抗,但实在是回天乏力。萧平章被敌军的箭镞狠狠射入胸口,一时间,长林军都愣住了。主帅重伤,这场战役是注定要败了吗。众人看着萧平章缓缓倒下去,都屏住了呼吸,但是萧平章却在倒下去不久后,又狠狠地握住了手中的武器,站了起来,:“大梁在后,我长林男儿,不退!”众人都被萧平章的毅力所,士气被鼓舞。与此同时,萧庭生带着援军赶到,终于保住了这座城。

  萧平章的伤势十分危急,军医都束手无策,只等济风堂的黎老堂主到来,救萧平章一命。但是最后来的并非黎老堂主,而是济风主林奚,萧庭生知道眼下只能靠林奚来控制住萧平章的伤势,便让林奚赶快帮萧平章看看。

  而此时,一策马狂奔的萧平旌终于到了北境,进城以来,只看见断壁残垣,满地尸骸。好不容易看到了东青,立刻问出了萧平章的在哪里,赶了过去。到了屋内,见为萧平章诊治的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有些不放心,便聒噪个不停。林奚听得不耐烦,便请萧庭生将萧平旌请了出去,免得打扰自己诊治。

  林奚一番诊治后,总算是保住了萧平章的命,能否挺过来,就看当夜能否顺利了。黎老堂主到了之后,查探了一番,知道是萧平章的命是保住了。与此同时,黎老堂主也发现萧平章的伤势与当年萧庭生的义弟林深的伤势一模一样,只是当时自己没能保住林深的命,现如今是否能保住萧平章的命,就看林奚了。

  那一夜,林奚和自己的助手莺姐彻夜照顾萧平章,半夜时分,萧平章终于退烧了,林奚便出来拿药。刚好撞上在门口等着的萧平旌,萧平旌追问林奚萧平章的伤势,林奚却不愿多说,只说还算稳定。

  第二天,黎老堂主亲自诊治后,说萧平章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不会再有大问题,众人的心这才算放了下来。萧平旌匆匆进来,与萧庭生说了几句话,便说自己还有军务要处理,先离开了。

  萧庭生离开萧平章的房间后,与手下商讨北境战况,觉得北境这几年必定是不会安稳的。便吩咐手下让宁参赞去起草奏本,自己要向梁帝禀报战况。

  黎老堂主见到林奚在煎药,上前去问林奚第一次见到萧平旌,和想象中的是否一样。林奚却只说自己从未想象过萧平旌的样子,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一样不一样。黎老堂主想了想,还是没有将想说的话说出口。

  林奚最近一直在城内诊治伤员,萧平旌觉得之前对林奚的口气不太好,所以前来赔罪,但是林奚并不怎么理睬萧平旌。萧平旌为了讨好林奚,将自己从琅琊阁带下来的药给林奚用,但是林奚却说用不上。

  经过几天的调养,萧平章终于是醒过来了。但是身体刚刚好转,萧平章就命令东青去拿了军报,躺在穿上处理军务。萧庭生在门口看了许久,终于还是走了进来,拿走了军报,让萧平章好好养身体。

  虽然被拿走了军报,但是萧平章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此次与大渝对战,大渝的一半病例都在攻打自己所镇守的甘州一线,但是这一线是大梁精锐部队驻扎之地,大渝如此做实在让人想不通,除非是大渝知道长林军已经断了补给。但是补给船只沉船之事,大渝人是如何知道的呢。

  萧庭生不愿和儿子讨论这个问题,只说起了萧平章之前去琅琊阁一事,萧平章问的事情已经有了答案,但是经过这一次关头,这个答案好像不重要了,萧平章就将写着答案的丝绢扔进了火盆。

  而此时,北境战报也已经送到了梁帝手中,梁帝得知萧平章受伤,很是紧张,询问一番过后才算放下此事。然后又说起了补给船只沉船一事,说要严查,所以便派出了大臣前往沉船的大同府去调查此案。

  萧庭生与萧平章多年未见,此次因为萧平章的伤势却见了一面,二人坐下来叙旧。当年,林深死时,将自己的妻女托付给了萧庭生。让自己的女儿与萧庭生的儿子订立婚约,萧庭生将这桩婚约定给了萧平旌,但是林深的妻子却不愿意女儿嫁入将门,所以带着女儿离开了,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没有找到。

  黎老堂主听了萧庭生的话,脸色有些奇怪,但也未说什么。萧庭生怀疑沉船事件是有人故意为之,所以准备派人前去调查,而萧平旌是萧庭生心中最好的人选,黎老堂主听后,提出可让林奚同去,这样也好有个照应,萧庭生答应了。

  萧庭生与黎老堂主回去之后,分别将此事交待给了萧平旌与林奚,但二人都没有说还会有人同去,所以萧平旌和林奚并不知道他们在大同府还会遇见。

  大梁后宫之中一片神旗符幡,原来是太子患病,荀皇后请来了濮阳缨给太子驱邪。濮阳手握转烟炉行法,道行似乎颇高,仪式过后,太子已略好转。濮阳离宫之际遇到荀白水和宋浮。直言宋浮脸色暗沉,有运数衰微之兆,晦气自北方而来,这话吓了宋浮一跳,不过却不多说,告辞离开。宋浮大怒,他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事颇不相信,对着的背影其不过是个白神教的术士罢了。荀白水对白神教似乎有些,辩称濮阳缨入宫之后,与太子的身体都略有康复,作用明显。

  大同府,宋浮派出的师爷段桐舟已经先行赶到,大同的张府尹是宋浮的,关系太过明显,犯不上避嫌了。张府尹告诉段桐舟,沉船当日,有艘小客船刚巧跟在补给船后面,而且船上还有济风堂的大夫,救下了好多人,所以在处理沉船封口的事上颇为麻烦。他本不想留下活口,但派去的人虽然撞沉了小客船,可一个船夫却带着那三名大夫逃走了。段桐舟怒言既然知道是济风堂的大夫,为何不直接上门。张府尹济风堂的名声和,不敢贸然行动。段桐舟却顾不得这么多,立刻就要张府尹上门。

  可段桐舟不知的是,张府尹之所以找不到逃走的四人,是因为大夫们逃到了皇室亲莱阳侯萧元启的府上。萧元启爱好游山玩水,恰巧途径此地。他见大同府衙竟然敢于行此之事,感到事关重大,作为皇室亲绝不能袖手旁观。大夫们长期不是办法,打算主动逃出去举报那些人的。萧元启虽然不问政事,然而他也知道这种大事,幕后的水一定很深,大夫们不要兀自妄想,贸然行动只会徒增死伤。兹事体大之中环环相扣,大夫们甚至连举报的地方都找不到。

  萧平旌在去大同府的上,林奚一直在其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萧平旌实在忍不住了,来找林奚搭话,他承认自己得罪了林奚,可也道歉了很多次了,询问林奚是不是要跟着他去大同府。林奚辩称,大同沉船的当晚,有几位济风堂的大夫也了,林奚只是为了前往探查而已。两人一同行赶到了大同府城内。却发现济风堂已经关门了,原来假称有犯闯入,在里面一番打斗将医馆砸的乱七八糟。萧平旌注意到济风堂已经被严密的起来,便拉着林奚来到了医馆后门。他有心表现,便施展轻功,飞身过墙为林奚开门。林奚知他心思,撇了撇嘴,略感不屑。

  萧平旌察觉到大同府城排查严密,调动五品武官大肆,府尹肯定参与其中,便邀请林奚一起趁着月华如水,夜探府衙。林奚冷冷,今日初一哪有什么如水的月华。萧平旌一时语结,只得独自行动,他一身夜行黑衣,身手了得,在屋檐间闪转腾挪如云燕翻飞,高来高去,入防守严密之府衙如无人之境。轻易探到了张府尹和段桐舟密谈房间外。

  段桐舟敏锐,萧平旌刚到,就他听得窗外动静,立刻飞身冲出与萧平旌缠斗,武艺高强的两人从庭院打到屋顶,府衙士卒只能站在地上膜拜,根本插不上手。段桐舟武艺精妙,稳占上风,萧平旌几招之内就被其,险象环生。幸亏林奚赶到,放了几只冷箭逼退段桐舟,才将萧平旌救走。段桐舟追击不及,感叹两人身法着实飘逸非凡,猜出定是长林王府的人。

  萧平旌和林奚逃回医馆,林奚发现萧平旌衣服受损,萧平旌回想起,自己并未被击中,只是受了对方的掌风,衣服就已经承受不住像被烧过一样。林奚罕见得有些惊慌,她认出这样的手段,鬼域无影,幽冥鬼火只属于一个人,两人对望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出段桐舟三个字。萧平旌大惊失色,段桐舟正是琅琊榜中排名第四,却无人知其来历的超级高手,连琅琊阁都不知道他的底细。他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引出了这样的高手,由此可见黑幕之深,远胜他所想象。就在两人忧虑之时,方才在府衙中一直窥探的萧元启找上了门来,令萧平旌大感意外。

  府衙之内,段桐舟秦师爷,询问钱参领白天有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钱参领自然没有什么发现,不过他却想起了白天遇到了萧元启,将此事说了出来。段桐舟赶到事有蹊跷,略一思索,决定次日带人派会一下莱阳侯,萧元启。

  次日一早,莱阳侯一身白衣,钱参领怎么带了这么大阵仗在他家的门口,钱参领在段桐舟的之下,以歹徒之名,带领官军冲进了府中大肆。然而萧元启早已将大夫们转移走了,官军自然没什么发现。段桐舟无奈之下,只得引兵回还。张府尹觉得此事已经时空到这般地步,实在太大,不知该如何收场。

  待到段桐舟退兵之后,萧元启来到大夫们的藏身密室,林奚和萧平旌也在其中。萧平旌亮出长林王府二公子的名号,劝被大夫们救了的船夫说出实情。船夫犹豫再三,权衡良久,终于说出了,原来他儿子欠了赌债,为了钱财,才在过虎弯峡的时候动了手脚,致使三船沉没。济风堂的人想起被捞起的船还停留在岸边,但等到萧平旌赶到时已经被段桐舟烧迹了。现在只存于水下之中,萧平旌不以为意,他说起自己寒潭小神龙的名号,惹得萧元启大笑,连冰美人林奚也微微扬了扬嘴角,令萧平旌心里欢喜。

  翠山之间,碧波之上,一艘孤舟飘然远来,舟上的林奚和萧平旌按图索骥,找到了江心沉船地点。林奚关切得提醒萧平旌,老船工曾说此地水流湍急,让他自己小心一点。寒潭小神龙萧平旌自信一笑,让她放心。随后脱下衣服,矫健得跃入水中。林奚却看见萧平旌小心摘下的长命银锁,心中一动。她忆起小时候她母亲病重时握在手里的正是一块一摸一样的银锁,回想起病重的母亲嘱咐她嫁给从军之人,只会惶惶终日而不安,所谓王府富贵,不过终如烟云。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一个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相爱之人,令林奚思绪万千。她从回忆里醒过神来,却见水面之上,波澜不惊,萧平旌入水良久不见露头,不由得担忧起来。萧平旌突然从船帮探头出水,嘱咐她自己一会还要潜更久。萧平旌看着洒脱,其实心细,他明白林奚虽然貌似清冷,其实心软,所以特意告诉她一声,怕她担忧。

  萧平旌利用潜游技巧,终于找到了一块船木作为。整个水下船体都被一种由乌垩粉和蚕胶所混合成的凝胶覆盖十分坚固,在水下泡好几天才会溶断,可若然是遭到撞击,却会十分脆弱。萧元启不已,行此事之人视国运如儿戏,拿前线将士和后方百姓的性命如草芥简直疯狂。

  段桐舟不但武艺高强,更兼巧舌如簧,他见张府尹心生胆怯恐其误事,便了钱参领,让他查出张府尹保留的与京城来往书信。大同的济风堂重新开张,然而依然处在严密的之下。萧平旌和萧元启商议该把人证。他们可以把人证送到邻近的其他州府再进京,然而此事黑幕如此之大,很难抉择该相信谁,所以不如安静的等在大同,反正的特使已在赶来的上。萧平旌更担心的是另一个人证与此案关系最深的张府尹的安危。

  段桐舟已然找上了张府尹,他径直找到张府尹藏起来的信件,提醒张府尹跟着宋浮才有活,不然就如同他手中得的信件一般,在他掌力之下,信件瞬间化作飞灰飘散,幽冥鬼火,名不虚传,吓得张府尹面如土色。

  大同府衙的探子云姐,发现废弃酒坊非常可疑。段桐舟立刻带人前去,同时,他预感张府尹定会坏事,命手下将张府尹干掉。云姐察觉大批士卒冲向酒坊,连忙报告了林奚。萧元启当机立断,叫管家召集他的贴身卫士,去酒坊抵挡一阵,同时请林奚赶紧找萧平旌救人。

  萧平旌以长林二公子的身份独自前来大同府衙拜会,但等了很久都不见张府尹出来,此时的府衙后院已经死伤遍地,段桐舟的手下,正将张府尹吊在房梁上意欲勒死他,幸亏萧平旌飞剑斩断了白绫,才救了他的性命。林奚恰在此时赶到,两人将张府尹捆起,飞马赶往酒坊。

  段桐舟与钱参领带人在酒坊的四下探查,尚未有发现之际,萧元启带人冲了进来,他亮出自己皇族亲血脉,酒坊已被他买下,是皇族产业,其他人没权探查。段桐舟却称,后添产业并非御赐封邑,挡不住地方查找要犯的名义。萧元启情急之下,一剑刺死一名士卒,决议血战人证。钱参领他皇族之血,侯爵之尊,犹豫不决。

  此时,萧平旌和林奚终于赶到,萧平旌同样亮出长林王府的腰牌,并挟持住张府尹众人不要轻举妄动。钱参领本以,然而在段桐舟的之下,还是作势要袭杀萧平旌等人。一场血战,似乎在所难免。幸亏长林往萧庭生的元叔协同齐州善柳营的纪琛带领众多将士将士及时赶到,才将场面控制住。段桐舟身为琅琊高手,自不会束手就擒,他突然发难,以袍下所藏银针为暗器,连连袭向林奚,引动萧平旌不得不林奚,分散他的注意力之后,突然一针刺穿了钱参领的喉咙,立刻取了他的性命,随后施展其轻功身法,轻松在大军包围之下飘然离去,转瞬间已无影无踪,漫天羽箭也不能伤他分毫。

  大同之事暂时尘埃落定,萧平旌却高兴不起来,他向元叔抱怨,他父亲和大哥派了纪琛带兵起前来分明是不信任他,元叔笑着他,毕竟他还年轻,此时凶险,长林王和世子都担心他的安危。纪琛一夜也没找到段桐舟的踪迹,萧平旌并不意外,毕竟琅琊高手都非,自然不会轻易抓获,当务之急,众人率领大军,押着大同张府尹,浩浩荡荡的赶回京城。云姐见林奚打算跟随萧平旌去京城,也对京城充满了期待,求林奚带她同往,林奚欣然应允。

  夜里休息时,萧云启因为第一次,尚没有过自己的。萧平旌在林奚的提醒下,拎着一瓶酒好好开解了他一番。

  大军一走来,并无,纪琛见离京日近,不免有些松懈。萧平旌提醒他,幕后之人在京城附近的理应远胜大同府,更应提起十二分的。纪琛深表赞同。张府尹自从被关之后,鲜有言语,只是在听的林奚名字时略有异样。萧平旌一直想不明白,为何段桐舟要杀了钱参领,而不是张府尹。此事似另有隐情。

  都城之内,太子身体好转,敦促他好好练字,皇后主动提起濮阳缨的功劳,略不耐烦,令皇后应好好为将士祈福才是。皇后称,祈福之事以准备妥当,随后批准。

  萧平旌随军途径一处山谷,众人都感觉到敌人必然在此地行动,长林王府之内,先行回京的萧平章在妃子蒙浅雪的照顾之下,担忧起他弟弟的安危来,他知道萧平旌此行必不太平。

  萧平章躺在榻上观看地图推演,蒙浅雪不耐烦的举着地图,抱怨如果他那么担忧弟弟,不如多派人接应,萧平章推算出他弟弟在入京前最后一夜的宿营地应该选在了启竹溪这个地方。纪琛果不出他所料的也选定了启竹溪,他们有四百精兵,敌人不敢强攻,只会奇袭,而启竹溪两面悬崖,易守难攻。即使面对琅琊高手担当前锋,对手也很难突破。萧平旌却只称,入京之前抓不到段桐舟而遗憾。

  大军安顿之后,张府尹依然一言不发,纪琛令人用黑布将几辆打车都遮挡起来,混淆视听,防止高手突袭。萧平旌请元叔休息,由他负责。然而夜色未深,段桐舟已踏竹而来,如夜鹰凌空,为杀一人,视四百精兵如无物。虽有黑布遮挡,他还是准确扑向了张府尹所在。独有的银针暗器如雨钉入了黑布之中,车中之人必已被射成了筛子。段桐舟落地之时,被众多士卒围在正中,却毫无依然谈笑风生,他认定张府尹必死无疑,笑称长林二公子萧平旌应该有没想到吧。

  萧平旌自信的称其实他早已想到了,随后揭开黑布,却见中其实空无一人。纪琛大惊,他竟然不知萧平旌何时将人转移走的。萧平旌坦言,他相通了段桐舟为何当时会先杀了钱参领,只因钱参领并无家世,孤身一人,最好不好控制又是唯二知道幕份之人,一旦被抓肯定会供出幕后。但张府尹的家人都已被控制,为求家人,必然不会立刻,所以才被段桐舟留了下来,交给他的同伴处理,而那个同伴正是将军纪琛。

  纪琛面对萧平旌的指认也不辩解,只是自以为行事没有破绽,不明白萧平旌合适看穿了他。萧平旌其实本来对纪琛也不疑,只是通过很多类似纪琛刻意询问张府尹是否之类的细节才推导出他的身份。人证一上因为有元叔的贴身,才没给他下手的机会。此时见事情败露,纪琛索性要杀了所有人,萧平旌这才形同纪琛何为和要段桐舟同流合污,只因齐州深处大梁腹地,若然当时甘州陷落,其后再无半个要塞防御,大渝军势必然长驱直入,知道齐州,届时大渝该是强弩之末,而纪琛领兵不错,善柳营战力尚佳,当时定可横空出世,大败大渝军,守护大梁,而纪琛正借此可抢夺不少军功,一跃成为大梁的英雄。萧元启怒到五洲之地,数十万兵民,不过是纪琛眼中的棋子,简直。元叔也站出来称,长林王和世子早就看穿了纪琛的谋划。

  纪琛却并不,直言大丈夫,自当建功立业。萧平旌怒称长林王府守护北境,绝非只为功业二字,纪琛见事已至此,便要联合段桐舟一起杀光众人。然而段桐舟却有自己的打算,他武艺奇高,说走就走,不愿在此与人拼杀。萧平旌见他要逃,连忙追了上去,但单凭他一人之力,还挡不住段桐舟离去。世子妃蒙浅雪及时赶到,两人合力缠斗之下,段桐舟也占不到便宜,回了原位。蒙浅雪带领大军团团围住启竹溪,手握长林令牌捉拿纪琛,纪琛见大势已去,投剑认输,束手就擒。段桐舟还不甘心,也不过是多余顽抗而已。

  萧平旌再次不高兴起来,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父兄的计算之中,只因拿不准纪琛是否真的参与,不愿妄下结论,才特意把他派来,以此试探,其实早已想好了应对的法子。他抱怨父兄总是试探他的能力,令他觉得很不开心。世子妃蒙浅雪见萧平旌和林奚常在一处说笑,暗中瞧出两人的端倪。

  萧平旌回到家后,一向对他严厉的萧庭生,又好好教育了他一顿。幸好有萧平章相救,才结束了。萧平旌抱怨父亲,半句夸没有,只是一味教训,把萧庭生气走了。萧平样招呼弟弟晚上一起吃饭。萧元启也回到了府上,他母亲听闻萧元启一的和行为,其不听,嘱咐他比不上长林王府的能力还是要为妙。萧元启勉强应承下来。

  林奚来到帝都中济风堂的分号,急于面见师傅,结果黎老堂主两日前刚离开了都城,只留下话来,命林奚都成分号,还吩咐林奚多去长林王府,照看萧平章的伤情。

  宋浮知自己大势已去,便整理妥当仪表,端坐厅中,等候圣旨登门,廷尉府领旨来拿他。他并不也不惊恐,只淡然吹熄了蜡烛,摘了官帽,入了。也算有些体面。他与段桐舟在牢中相见对望一眼,相顾无言。

  太子病情痊愈之后,恢复了少年的好动天性。闹着找他的平旌大哥哥一起玩耍,萧平旌此时正在萧平章的物资里享受美食。萧平章担忧明日庭审宋浮不知会是个什么结果。萧平旌见他伤情未愈,提起型号林奚一同回了京城。萧平章笑称他在琅琊阁只学了轻浮。他反过来自己十四岁就去找求向蒙浅雪提亲的哥哥更加轻浮,顿时遭到兄嫂的。

  濮阳缨禀告荀皇后,祈福祭典只是已经准备妥当。他提起长林王府掀起的大案,提醒荀皇后,首辅荀白水,门生故吏众多,最好不要进去。朝堂之上,吴廷尉向禀明宋浮供认大同沉船案,却对联合纪琛抢夺军功一事抵死不认。纪琛则称一切都是宋浮。双方之间尚有矛盾之处。吴廷尉打算先替身化名秦师爷的段桐舟,先大致捋清状况在令两人对质。他同时拿出一份宋浮招认的同谋名单,荀白水望向名单脸色阴晴不定。

  拿着宋浮提供的名单思索了一阵,觉得宋浮有可能随意咬人,觉得这份名单不太可信,还需详查,便将其交给荀白水,令其担起首辅之责,仔细辨别。荀白水长出一口气。随后命吴廷尉派人将宋浮的送到长林王的手上。

  萧氏兄弟得知了宋浮和纪琛两人的之后,平旌觉得事有蹊跷,为何宋浮不认和纪琛合谋军功之事。平章提醒他,可能两人说的都是真话。虽然纪琛以为自己是和宋浮结盟,但其实所有的来往都是由段桐舟伪装的师爷一手传递,他和宋浮相隔千山万水,这种事又不好多方求证,所以一切都可能是段桐舟在从中捣鬼。萧平旌也以为如此,毕竟段桐舟琅琊榜第四的高手,仅凭一个宋浮还犯不上他,他的身后可能另有其人。萧平章觉得这个思应该让吴廷尉也了解一下。

  世子妃蒙浅雪觉得萧平旌和林奚之间似有情愫暗涌,便主动来到济风堂请林奚去府上复诊萧平章。借着长林王和林奚的师傅黎老堂主的深厚友情,也和林奚拉近了关系,让林奚只管叫她姐姐便是。林奚略有些迟疑。两人回府的上,和濮阳缨的马车冲撞在了一起,濮阳缨连忙上前道歉,此时禁军大统领荀飞盏令人丛此经过,原来琅琊榜高手段桐舟从天牢中逃了出来,由于他武功太高,寻抓之不住,才派了禁军大统领荀飞盏相助。林奚听蒙浅雪称呼荀飞盏为师兄略有些奇怪。蒙浅雪称,荀飞盏是由她叔祖父亲手调教的,只是由于年纪太轻,才挂在了他父亲门下与他兄妹相称,如今她已嫁人,而荀飞盏军务繁忙,见面的机会也逐渐的少了,越来越疏远了。

  荀皇后在内宫会见他的兄长首辅荀白水,两人说起长林二公子回京掀起的大事,皇后询问x荀白水是否有什么事需要和她说明。荀白水请自己的皇后妹妹放心,自称行事一向谨慎的很,和大案之间绝无瓜葛。荀白水回到家里,却见段桐舟堂而皇之的在他的庭室内坐定,大惊失色。直称段桐舟胆子实在太大。荀白水急于撇清自己和这件大案的关系,便称从未介入此事,段桐舟称,宋浮曾吩咐他如果事由不测,让他于荀白水,荀白水赶走了段桐舟,段桐舟却在临走前,给荀白水的桌子留下了四个漆黑的指印,随后打开窗子,在荀白水分神的一瞬,已经消失不见。恰巧此时荀飞盏回到家里,他发现了桌上的指印,也没说什么。

  萧平旌听闻段桐舟竟然逃出了天牢,怒不可遏,大骂廷尉府办事不利。萧庭生责怪他不知深浅,口无遮拦,萧平章也劝他不要急于下结论。萧平旌只得低头认错。萧平章对荀飞盏很是放心,相信由他出手,段桐舟也不敢太过放肆,理应十拿九稳。

  依照荀白水的排查,虽然深浅不一,缘由各异,然而宋浮所列之名单中人俱与其有所关联。大怒,心累不已,便令荀白水与廷尉府合拟一份处理的章程,在送到长林王府,听听萧庭生和平章的意思,再做决定。被气的不轻,剧烈的咳嗽起来,连忙传了太医诊治。

  濮阳缨也被皇后请来为驱邪。濮阳缨安慰皇后,圣上的病症并无大碍。而长林王府呢,林奚复诊之下,萧平章也恢复的不错,但还需静养,萧平章夸赞林奚沉稳,试问林奚年纪,林奚略一愣神,并未理睬,蒙浅雪想留下林奚吃饭,被林奚婉言谢绝。蒙浅雪自己夫君为何故意询问姑娘年纪,萧平章坦言自己只是试探一下而已。

  萧平旌接到琅琊阁飞哥传书,未及细看内容,就被萧平章叫去随他一起进宫面圣。荀飞盏恰好遇两人,关切的询问萧平章的伤情,三人寒暄两句,荀飞盏有军务在身,匆匆离去。见到萧平章非常高兴,拉着他的手嘱咐他要加倍小心。不过面对萧平旌时,却换了另一幅表情他一天到晚在外逍遥。萧平旌赶紧用大同府的详情转移话题。并借机抱怨他父亲挂的管的太严,却并一如既往的站在长林王这边。萧平章借故萧平旌尚未向搬入东宫的太子道喜,支走了萧平旌。待他离开之后,问起了他去琅琊阁寻觅答案的事,他称只要平章问他父亲其实就可以得到答案。平章只是想借一双世外的眼睛来看看把了。直言他曾极力反对平章被立为世子。如今见平章如此沉稳才明白长林王识人之能,认为萧平旌难当大任,感慨太子还是要托福给萧平章才放心。

  萧平旌偶遇濮阳缨,并不想和这个神秘的多言,便借太子的名义躲开了他,然而久未入宫的他找不到东宫坐在索性施展其轻功,被也来看太子的萧平章撞见,免不了又是一番,

  结果,两兄弟,一起来看太子是,萧平旌依然不顾宫廷隶礼数,连拜都不拜就和元时太子玩了起来,惹得皇后很不高兴。平章不顾伤势,跪地给皇后赔罪。萧平旌不满皇后管太子太严,还搬出了先帝,皇后只得同意让他带着太子好好出去玩耍一番。

  林奚来王府给萧平章复诊,却不见人,蒙浅雪请她吃了些茶点,聊表歉意。林奚对蒙浅雪的精致妆盒很感兴趣,询问是从何处打造,蒙浅雪也不太懂,只因皇后,大概是内务庭打造的。便想让他们再打一套,送与林奚,林奚解释称只是有济风堂中有一位喜欢纹样的大姐,想接回去让大姐描一下而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