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机快讯 >

琅琊榜最隐忍克制的爱情:林殊哥哥离开后霓凰就活成了你的样子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3-16 22:35 浏览()

  初返金陵,他一定没有想到,会在城门就遇到她。遇到的第一个故人,竟就是她。隔帘相望,英姿飒爽、果敢坚毅的一方统帅,就是当年天真烂漫的小霓凰。他心感,缓缓放下帘子。避而不见,是因为他没有准备好,以梅长苏的身份见郡主,他怕眼睛会自己。

  太皇太后召见,第一次见他。这个眼神,似乎在一见之下,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人与人之间的感觉,有时候很难解释,霓凰初见梅长苏,就觉得以前见过,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她当时还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何处。

  太皇太后召见,一句「小殊,你瘦了啊」让梅长苏热泪在胸腔激荡,好容易才忍住。大家都说高龄的太奶奶糊涂了,其实他知道,太奶奶最不过了。她是天底下最慈详,最疼爱他的人。她看到的不是表相,她看到的是心。

  姐弟俩说起两年前南境战事,水战遇到困难,有一位献策破敌的云先生,可能是江左盟派来的,而这位苏先生,正是江左盟主梅长苏。如果说从感性角度,在太奶奶跟前的见面,是因为梅长苏情难自禁的一握,霓凰对他身份产生怀疑的开始;那么跟云南穆府素无瓜葛的江湖中人,隐姓埋名为她解了南境危机的燃眉之急,则是分析的结果。

  其实当时她还有一点没有向弟弟明言:当年江左盟派出支援霓凰南境水战的,即是林殊赤羽营副将卫铮。长亭相认的时候她追问梅长苏是否赤焰旧人,他没有否认。身为赤焰旧人,又能指挥动卫铮,答案是明显的。

  然而旦夕生变,一夜之间,林家成为叛臣,赤焰军被诛杀,十九岁的林殊消失在梅岭雪山,天真烂漫的小霓凰一夜之间长大了。而应该就是在同一年,穆帅战死沙场,十七岁的霓凰没有时间悲伤,安抚好幼弟,领兵上战场,铁血十年,成为令敌人胆寒的将领。

  霓凰郡主的比武招亲,从一开始,就是梁帝的一厢情愿。通透如她,并没有抗旨,她知道帝王心思,容不得半点忤逆。但她也不会任人,比武招亲,仍需自己把关;只有过人武力,并不能赢得郡主芳心,合情合理的要求,即使是梁帝,也不好,这才有了情丝绕的。

  很多推理故事,都是从细枝末节中看到端倪,这个细节虽然小,却不太好解释。就好像嫌疑人往往会失言说出一些,只有凶手本人才知道的细节一样。心思不够慎密,往往听不出问题。然而霓凰郡主是什么人,冰雪聪明又心思剔透,怎能忽略这样明显的漏洞呢?

  三稚子打败百里奇,两人十分默契地趁梁帝高兴,真假争抢三个孩子,成功地转移了梁帝注意力,让他想的不是应否恩赦罪奴,而是要避免作出裁决:反正赢了百里奇,孩子嘛你们带走就是,归谁我就不管了。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听到飞流叫「水牛」时,景琰的震撼,即使梅长苏解释是郡主所言,也解释不了为何霓凰会把埋在记忆深入,时光远处那么私人的、带着点伤感和深厚情谊的故事讲与城府万钧的谋士听,因为他不是什么谋士,他是她的林殊哥哥啊。

  豫津无意中说起要与廖廷杰打马球,他突然找到了拼图最后的一块,把整个拼完整了,顿时脸色惨白,呛咳起来,跌坐在地上。他的霓凰妹妹,只身涉险,而以他现在的身份,无法前去搭救。担心、惊惧让他面如白纸,无法站立。

  霓凰:「我在昭仁宫脱险一事,还未当面向先生致谢呢。」梅长苏:「是苏某判断有误,让郡主经历险境,郡主不加责怪,苏某已是感激了。」霓凰:「是人皆有遗漏,万事怎能周全,相信先生的为人,也不会有意将霓凰置于险境的。」

  他转身离去,眼圈已经发红,热泪已经盈眶,只差一秒,就要落下来。他冷淡地转身离去,那远去的瘦弱身影,说不出的悲凉落寞。正是因为爱你,才装得如此冷淡,因为炽热的情感会成为你的负担,才不能与你相认。

  夏冬试探梅长苏对霓凰的心意,梅长苏说自己与郡主是君子之交:「郡主乃是一方诸侯,朝中重臣,有何事还要夏大人为她担忧呢?」,夏冬:「我只是担心,京城之中纷纷,都说郡主推掉陛下选亲,是因为先生。」梅长苏:「我与郡主乃是君子之交,并非有所。」

  「郡主绝华,气度凌云,苏某心中怎会没有仰慕之情,只不过,一来我体弱多病,恐寿数难长,至今没有成家,就是不想拖累别人。二来,郡主生性疏阔,犹如霁月高风,若不是铮铮汉子,热血男儿,又如何与她相配呢?」

  冷静的一席话,让爱他的人无比心酸,也就是对着不知他身份的夏冬,他才能平静地说出这些心底最真实的顾虑吧。人性就是这样,对陌生人,或者不知情的人,反而最能说出话。对夏冬的坦陈,难道不正是他对霓凰的真情吗?

  他善意的十年之期,竟连三个月都没有,甚至这三个月她还无法陪在他身边。因为守护大梁的共同理想,因为她也有她的责任要担。泪眼相望,没有多余的一句话,她懂他的,她尊重他的,因为那也是她的。

  他进宫去跟景琰告别,她在廊下与飞流絮话:「上一次他出征梅岭,我也就像你这么大。那时候我以为我的林殊哥哥,是个往来不败的少年将军。他很快就会回来,会陪在我身边,等我长大,娶我过门。没想到这一分离,就是十三年。等他重回京城,在很多人眼里,他已变成另外一个人。」

  「可是在我心里,他永远是金陵城内,最明亮的那个少年,永远有着一颗九死的赤子。」大概这才是为什么「霓凰于我,始终和别人不同。」始终她最了解他,不管发生什么都毫不犹豫支持他。她有和他同样的抱负,她懂得他的他的选择。

  金殿,她说,「当年承蒙太皇太后赐婚,将我许配于林殊。十三年过去了,此约未废。霓凰以林氏遗属的身份恳求陛下,重审当年赤焰之案。」林氏遗属身份令人动容,「此约未废」更是掷地有声,林殊哥哥,你听到了吗?时日无多也好,做不回林殊也罢,无缘相守,可此约不废,穆霓凰便是林殊的妻。

分享到